点子工场
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平成废物”的二次元繁荣与“渡边太太”的外汇交易

2020-02-10来源:中国城市网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九十年代后日本的渡边太太们炒汇“炒”向了世界,而这一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却成了“平成一代”,又有着“宅文化”之称的二次元迎来了爆发式增长的繁荣期。那一年,房地产市场与股市双双崩盘,“硬着陆”令日本经济走向衰退,也改变了不止一代人的命运。


1月29日,日本政府发布月度经济报告认为,日本经济仍在温和复苏。国内个人消费“正在恢复”、设备投资“保持增长”、生产“缓慢增加”、企业收益“正在改善”、就业情况“正切实改善”。

 

却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经济本轮复苏的实际年均增长率只有1.2%,可能是战后几轮复苏中最弱的一次。由于居民收入增长缓慢、个人消费低迷,本轮经济复苏被称为“没有切实感的复苏”

 

小平丈太郎是一个在日本东京打拼的青年,大学毕业后以派遣职员入职,工作七年迟迟未能转正。紧接着,又遭遇失业。

 

「我没有选择人生的余地  我只能去愿意接纳我的地方   就算那里一无所有」

 

机缘巧合之下,他前往了冷清的小城市高知县,在那里开启了他的另外一段人生。有了女友,有了稳定的工作,也接受了眼前的高知县。

 

这是2012年一部《迟开的向日葵》当中讲述的故事。剧中的小平丈太郎迷茫却也乐观,非“典型”却依然展现了日本平成一代的某种特质。

 

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说,“在日本,当下平成年代的年轻人只关心以自己为圆心半径3米内的事情。”

 

不想加班,不愿负债,懒得恋爱…… 

 

有一种更为直接的说法为数代不同的日本青年构筑了鲜明的画像,“明治养士,大正养国,昭和养鬼,平成养豚”。

 


//
"平成废物"
//



无论是“豚”还是“平成废物”的称谓,所描述的便是一部分出生于1989年之后的日本青年,他们与中国的90后基本是同代人。

 

宽松的教育、舶来文化对传统思想的冲击加上信息化急速发展的背景,以及泡沫破裂后长期的经济停滞,成为“豚们”诞生的沃土。

 

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写道:“日本人(特别是从开始懂事之时遭遇持续的经济不景气、如今35岁以下的年轻人)对未来抱有不安,不想背负贷款重荷,是对利率毫无反应的国民,也即反向于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国民。”



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剧照

 

大前研一写道,“这样来说,是多数日本年轻人的DNA发生了变异,欲望渐渐衰退。因此,当下日本,即使政府再出台怎样的经济刺激方策,都无法期待消费的增长、经济的好转”

 


//
90年代大崩盘
//



大前研一口中“DNA变异的年轻人”,多为1989年后出生的日本青年,卡线在日本经济两个走向的制高点。

 

在此以前,盛行的是“刹那主义”,商家的感召和经济增长的刺激下,纵情享受当下与“透支”的行径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在纽约第五大道的名牌店里,挤满了从日本前去海淘的人,曾经一度来自于日本的消费占据全球奢侈品的七成。月薪过万的普通职员,便敢于购买百万级别的婚纱礼服,飞往澳洲或者巴厘岛、斐济度蜜月,几十万的婚礼开销成为寻常光景。

 

当年,在斐济在酒店当服务生的黑人,都学会了说日语。

 

女生们聚在一起,最热门的话题是“别人家的男朋友送的礼物“,包括一扎一扎现金,流行的进口新款奔驰或宝马汽车,各种H等字母开头的手袋。

 

1985年前,日本东京江东区的商品房售价是12000元/每平米,到了1987年不过12900元/每平米。1990年就猛得飙升到33000元/每平米,翻了2.5倍。按泡沫全盛期日本年平均工资12万元计算,60平米的房子就需要198万,对于平均线上的工薪族买下一套要不吃不喝16.5年。

 

那一年,东京一个城市的地价就可以买下整个美国。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广场协议之后,金融管制放松,日元升值,政府一年之内4次下调利率,刺激投资。无数企业和年轻人开始炒外汇和股票,买进日元,抛掉美元,大量银行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


有数据显示,在两年之内,日本外汇市场翻了三倍。东京股市的平均市盈率超过了100倍。

 

《广场协议》只要求日元升值10-20%,然而签署半年后日元就升值了50%。

 

1989年日本股市达到顶峰,市值高达18900亿元,东京证券交易所,占了全球证券市场市值的28%,成交量比老牌的纽交所高出快2倍。

 

全球最大的房市泡沫和股市泡沫逐渐成型,这一泡沫也与平成废物相近的名字叫“平成泡沫”

 

那个年代里,对于正值备考大学的学生而言,金融学成了热门的选择。与此相对应的是,据说有一家金融公司,在1990年,甚至一次性的给一位员工发出了300万的年终奖。

 

1989 年5 月到 1990 年 8 月之间,日本央行5 次上调央行贴现率,将贴现率从 2.5%调升至 6%。

 

1990年8月底,暴跌开始。与此同时,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个数据是,日本生育率从1975年的2.0下降到1990年的1.5。新生儿从1975年的200万下降到1990年的120万。

 

一年时间里,日经225 指数从 38915.87 点下跌至 23848.71 点,跌幅达到38.72%。

 

1991年,东京房价迎来悲情一刻,3个月65%暴跌之后,紧接着便是房地产市场成交萎靡、银行贷款断供。日本政府对住房贷款的严控也令家庭住房新增贷款在1990-1993年之间迅速减少。

 

加以泡沫时期,“过剩融资”现象盛行,金融机构因预期将来地价上涨而提供担保价值以上的融资,不良债权的积累导致大批金融机构破产,幸存的机构对于融资不免谨慎。仅融资带来的问题,就扼住了无数中小企业的生命线。



//
泡沫破灭
//



1991年日元兑美元跌超30%。经济转向下行,令藏身于繁荣期的“隐雷”纷纷炸裂,“伊藤万事件”、“富士银行非法融资事件”以及兴业银行“尾上缝事件”为本就已不堪负重的市场再添了一把火。

 

在1989 年 12 月到 1992 年 7 月一轮熊市中,日经225 指数从 38915.87点下跌至 15910.28 点,下跌了 59.11%。

 


于此后,日本经历了短暂的复苏,1995年日本奢侈品消费占到全球份额的68%,似乎又将要回到那个时代。

 

1996 年底,桥本政府推行“金融大爆炸”计划打破银行、券商和保险之间的经营界限,进一步开放金融和资本市场。

 

(本文来自点子工场整合文章: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daisysquiltshoppe.com ©2017 点子工场

点子工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