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子工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舞蹈是门自然学科?还是人文学科?

2019-11-04来源:玉溪信息港


编者按:黄大头是陈植汉的十年好闺蜜,是很优秀、很热情、很有想法的青年舞者。2018年是黄大头北漂的一年,我去北京看过她两次,每次都聊着艺术和人生直到天蒙蒙亮。我一直等着她把自己关于舞蹈的感受和思考整理成文字,表达出来。这学期我导花了将近一半的课时让我们讨论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关系,因此看到这篇稿子的时候我十分惊喜。舞蹈是门自然学科还是人文学科?我们先看看青年舞者黄靖璇的想法。


作者简介

黄靖璇 (Yellow Big Head)

武汉音乐学院舞蹈系2014级本科生,现代舞舞者。曾经是横扫校奖国奖的全能校园明星,曾经是侯莹舞蹈剧场的一名舞者,现在是一个还在跳舞的普通人


        


舞蹈是门自然学科?还是人文学科?

出于了结2018年最后的拖延,还是想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就把半年前的突然横出来的一个问题再拿出来讨论讨论吧。舞蹈,到底是门自然学科还是人文学科。

你看到这个问题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会把它当成问题吗?首先说说的我个人的观点,这着实是个问题,困扰了好一阵的问题,起码此刻我还没完全说服自己,心里的正反方辩论队还在掐着架。那先举几个例子说说吧。



    舞蹈属于自然学科    


01

 牛顿第三定律(F=ma)与接触即兴


        接触即兴是我近几年为之着迷的东西,有人说这是一种新的交际形式,用身体进行对话,想来这也是我为之着迷的主要原因,起码在我从小到的舞蹈认知里,重复性准确性占了大部分,个人即兴也好说,但当两个甚至更多拥有独立思想的人在没有预设的情况下进行身体对话,妙极。

        所以我慢慢去了解,其训练方法像极咱们国家的太极。还记得去年秋天早晨跟着武汉体育学院的老师在东湖边练推手,老师告诉我们竞技性的太极就靠“借力打力”。虽然只有小半年的太极学习经历,境界怕是还没来得及体会到,但我想这训练原理同样可以用物理力学的角度分析。接触即兴里的“听力”就是当人和人之间发生接触产生力时,反应者迅速感受和判断给予者接触后的运动加速度(a)的大小和方向,并且在多数情况下反应者会及时不断改变自身力的方向和大小,给予两个身体合力方向与给予者加速度方向大致相同的方向上适当的力,使其合力方向上的加速度相加,致力量相加,就实现了一次看似艰难但省力的动作。当然身体是多么精妙的物体啊,接触即兴过程,上述的给予者和反应者的角色是随时切换或者同时进行的。


02

杠杆原理或省力装置及惯性与放松技术


        “不用肌肉跳舞,就靠骨骼以及关节的搭建。”这句话在所为现代舞的教学经常听到,但我初中生物书上告诉我人体所有的运动都是靠肌肉的收缩与放松完成的。当然不必太较真,我简单的体会过美国后现代的崔氏·布朗的放松技术,以及默斯·坎宁汉的一些舞蹈理念,运动,肌肉当然得用,但怎么改变传统舞蹈的运动方式和质感,那就可以借助所有物体都具有的惯性,和杠杆原理完成视觉上的一次自然力学显现,这也是我认为人们冠以现代舞“真实”属性的其中一点,因为摒弃了肌肉的“造作”,让身体就像抛掷空中的篮球,自由落体的水杯,任意摆置的凳子。


03

人体构造与感知身体


         骨骼的构造,内脏的摆放,血液的历程都是简单生物常识,和运动的身体息息相关且关乎甚重。就肌肉的物理性质而言,它具有伸展性、弹性、粘滞性。在舞蹈训练过程中,需要多次准确地完成某一特定动作,特别是又使其动作有较高的难度及较长的时间使,那一定得重复千百遍的练习,并且经常还得碰碰身体状态的运气,多苦恼。但这也是因为忽视了对肌肉控制的了解,当我们高强度训练时,是对肌肉收缩的训练,但持续收缩过后忽视了放松,肌肉的弹性也就是失去外力后肌肉恢复到原来状态的能力就会减弱,如此只会让你更加无法让你游刃有余地把握它,再多辛苦的训练也是徒劳。



   舞蹈属于人文学科    


        如果要谈舞蹈是门人文学科,那接下来我八成要失了逻辑随心侃侃啦。

        这个问题好像就是在问我生活和艺术的关系,也是在问我到底什么是舞蹈,又为何要舞蹈?先声明现我远不够储备谈及舞蹈之广,也就能想到当下的我与现代舞的简单对话吧。

        从小我通过文字传播来学习,书则是我进步的重要途径。到了后来,跳离出知识获取层面,我开始浏览性地阅读,会忽然有些字特别清楚起来,那些字恰好地印证着我的想法。书好像越来越不能告诉我不知道的事物,因为如果我的生命里没有,我不可能因为书而知道。舞蹈亦是。我经历过和所有人一样的中国舞蹈教育——标准的,严苛的。再当我看到云门、看到皮娜·鲍什、默斯·坎宁汉、看到以色列的GaGa,我就觉得他们的一部分就是我的舞,我觉得是我见过它的。就像当我精神遭遇崩溃的时候,我就好像看懂了皮娜的舞,梵高的画,不是去看,是看见了。那时候我也读一些顾城的诗,不能说我懂的就是皮娜、梵高、还是顾城想表达的,但是我觉得它表达的就是我。

        所以艺术的美妙之处对我而言,就是它成了我,我成了它,“物我两忘”,合一了。

        上个世纪,有一些太太曾经看着亨利·马蒂斯的画问他:你画的这个人体怎么是这个样子,我们的身体不是这样的。马蒂斯说,太太,我不是在画一个女人,我在画一幅画。可以说这是在狡辩,但我觉得这也是对艺术最好的解答。

        但怎么看待现代艺术,我觉得就是你知道,谁也不知道。顾城的观点甚是有趣,他说在现代艺术中间只有一个诚实,就是作者的诚实,他知道他有没有胡说八道;但他知道他说出来的和别人胡说八道出来的,看上去会是一样的。

        在陈丹青的一次演说中我听到这样一个观点,他说艺术和知识结构文化背景都无关,就是一种天赋。听到这句我很沮丧,我一直执着于让我的思想和我的身体对话,几年不停创作下来的经验得出来的结论就这样被否定,到现在也无解,但也没那么绝望。艺术是灵性的,生命的;非艺术是模仿的,非灵性非生命的,以机械的眼光看事物的表象是一个样的,比如都是喝酒,李白喝酒就成了艺术。伊莎多拉·邓肯就是个很灵的人,她在她的自传里写到,她想要追寻的是一种表现人类精神的源头,然后进入到人体,让人体绽放出灿烂的光芒,这种光芒折射出的是人类心灵的幻想。

        又与我的舞蹈多打了一年交道,我也在这个过程不断寻找自我,认识世界。但此刻突然想到某个时刻,2017年5月7日晚,在武汉,学校教学楼B栋楼顶,下着雨,赤着脚,借着城市江边的光,跳着舞。距离那会,现在我也许学到了更好的技术,看到了更多的现象,但那个夜晚,是我认为最灵最真实的发生。

        但我定不会沉溺,我还会继续期待着我的思考将去向何方,我的身体要抵达哪里,我将继续寻找更灵更真实的存在。




编者还有话说


从高二算起我读文科已经六年半了,但到现在也无法对人文学科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姑且认为人文学科是从非物质层面关注人的学科吧。如果这样看,舞蹈作为身体的艺术,关乎身体,也关乎艺术的表达和欣赏,对身体的认识、训练、运用、感受应当是舞蹈最核心的内容(门外如是猜想),但舞蹈毕竟不是健身操,正如作者在文章最后所说的,舞蹈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找寻自我、认识世界的过程。因此我认为,舞蹈无疑是人文学科。但我觉得像头头这样尝试从自然科学的角度去认识舞蹈是非常有意义的。

还有一点跟这篇文章没有直接关系的话想说。最近看了湖南卫视做的《声入人心》,被梅溪湖三十六子的颜和艺迷得神魂颠倒的同时,也真的很高兴看到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节目,并由此开始关注歌剧和音乐剧。也有人考古出了一些成员过去的坎坷经历:《声入人心》列传: 此文献给所有“梅溪湖女孩”

高天鹤说到美声这个行业是个闭环,就算千辛万苦挤进了歌剧院,终于能够登台演出,也没有几个观众来看。

我觉得现代舞的圈子似乎也是这样。

昨晚声入人心收官了,梅溪湖三十六子上了微博热搜,很多人喜欢他们对音乐的真诚、热爱和出众的实力,感慨这么优秀的歌手为什么没有早一些被大家认识。其实小众艺术的从业者可能大多数都面临者这样的困境,就算有不俗的实力,也很难养活自己。

艺术和大众永远是有距离的”——我忘了是谁说的了,但深以为然。可是“大众”是一个群体,群体里是一个一个鲜活的个人,总会有人欣赏小众的艺术,或许只是没有接触和了解的契机。我觉得《声入人心》为大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也为封闭的美声业界凿开了一个通向外界的豁口。最近几年我们看到了好几部这样的综艺,为大众提供一个重新认识小众领域之魅力的契机,如《奇葩说》之于辩论、《国家宝藏》之于博物馆、《中国有嘻哈》之于嘻哈……让更多人有机会感受不同的魅力,让那些有实力又执着地热爱着自己行业的人能活得下去,我觉得这真的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曾经也和大头说过,将来想做点让青年艺术家有饭吃的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能做什么,但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祝福我的青年艺术家黄靖璇❤️



文字/黄靖璇

图片/黄靖璇

编辑/陈之涵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lishi/24325.html
(本文来自点子工场整合文章: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daisysquiltshoppe.com ©2017 点子工场

点子工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