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子工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痛心疾首:教育培训市场缘何抽薪不止沸!

2019-11-17来源:云南热线


按理杜绝在职教师兼职课外补课,对课外培训机构尤如釜底抽薪,让人叫好。然而现实并非如此。原因何在?此文作了很好的分析。



教育部多次重申,在职教师不得兼职课外补课机构,违者严惩乃至开除公职,并写进了中央关于规范课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

不少人都拍手称道,认为是“釜底抽薪”之举,是解决课外补课市场干扰业务教育秩序,减轻学生负担过重的治本之道。

釜底抽薪出自《为侯景叛移梁朝文》:“抽薪止沸,斩草除草。”古人还说:“故以汤止沸,汤乃不止,诚知其,则在火而已知。”这几年课外补课市场红红火火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所谓的“学霸老师”,而在职老师是构成这支“学霸老师”队伍的主体。从这个意义上说,禁止在职老师兼职补课机构,确实是釜底抽薪,没有了在职教师兼职,补课机构就成了无本之木,难以正常运转,二十多年来形成的这一社会顽疾便可根治。

几天前,教育司长还在重申这一禁令。据说,这几个月来课外补课机构被撤消了不少。但凭我的直观,课外补课市场热度不减,补课机构规模不缩。在我所在居住区的三公里范围内,原来补课机构都还在,最近又增加了不少新的,我家门口的两家小超市已“城头变换大王旗”,改换了门庭,加盟于补课市场,就是明证。

这就奇怪了。既然在职教师不得兼职于补课机构而补课市场依然红火,那么,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补课市场的师资是怎么解决的呢?笔者疑窦丛生。根据笔者的调查,逐渐得知其中奥秘。有一家设于某商场的补课机构,开办十多年来,专职教师始终只有2人(合伙开办人)。禁令下达后,专职教师没有增加,生意则依然红火。我问它的一个推销员,上课的教师来自何方。他初避而不谈,后来经过我旁敲侧击,多次和他试探性的交谈,才找到了答案:在禁令颁布前,他们就地聘用所在区、镇学校的在职教师。之后,他们就主要聘用外区学校的在职教师,这样,学生及家长不知老师底细,补课机构和教师都相安无事。所以,就本质而言,釜底并未抽薪,仅是由“外来薪”取代了“当地薪”而已,结果自然是抽薪不止沸。目前这一方式已具普遍性。

我曾说过:“课外补课热是个社会顽症,它的存在和发展抹煞了基础教育的基本属性,异化教育目的,侵蚀教育秩序,加剧社会浮躁,乃至催化基础教育产业化。"(见《整治课外补课机构必须刮毒疗伤》探索与争鸣微信平台2018.8.23,《双超应试补课侵蚀教育秩序》解放日报2018.9.4)。我至今认为,砸碎课外补课机构这“釜”是解决问题的最省事之法。当然,严禁在职教师兼职补课机构,也不失为釜底抽薪之法。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这使我想起了去年起由政府主导的城市拆违工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起,本市为满足外来人口居住、经商以及部分居民住房紧张等需要,违章搭建遍地开花于城内,城郊结合部更甚。今天,违章建筑的存在严重有碍城市观瞻、用地率和控制城市规模,必须拆除。然而,迎神易,送神难。拆违成了令人头疼的棘手问题,这是因为它存在时间长,且有些还是经有司批准的,涉及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然而,自去年年初至今拆违工作仅短短一年多时间,就取得基本性胜利,拆违2400多万平方米。总结其成功经验,可用“到位”两字概括,即领导重视到位,党政一把手负全责;目标明确,立军令状,分工清晰,任务落实到位;对可能出现的阻力、困难和风险事先计划周全,应对预案完备等。此事给人之启迪是,世上很少有不能解决的难题,关键是看你真心想、半心想或无心想解决问题。

与此一对照,就不难发现整治课外补课机构之所以釜底抽薪难止沸,关键就在于缺乏拆违工作所体现的那种 “到位”精神。具体表现在:

一是领导重视度不到位。在现行体制下,凡党政一把手亲自抓的事,才是大事、要事、急事,否则就是小事、琐事、常事。事实上,教育是大事,事关国之兴衰,且课外补课热是多年社会顽症,其整治涉及诸多部门,理应党政一把手挂帅,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方能见成效。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往往把这项工作仅归为教育主教部门的事,其重要性置于生产、城建等之后,大不了为显示领导重视,开会时党政一把手到个场,讲几话,就完事,如此而已,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二是措施不到位。如何整治课外补课机构,中央文件有明文规定,但是如何落地则少见具体措施。以严禁在职教师兼职于补课机构为例,事先如何以预防为主,加强对在职教师的教育,事中如何加强监督检查、地区间如何形成合力构建监督网,事后如何严肃查处违规行为等环节上,缺乏周密的制度安排和具体办法。似乎禁令一定,有司数次重申,就能威慑八方,补课机构臣服,谁也不敢逆流而上,从此,天下太平。这无疑于自欺欺人。

目前,这种由补课机构聘用在职教师新形式正在产生严重后果,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并把它看作是检验政府整治课外补课机构的试金石。
这类问题本来完全可预防或解决于青萍之末,有司只要做好可行性研究,到补课市场走走,和补课机构的推销员聊聊,或事先不打招呼地去补课市场抽查正在上课教师的身份,就不难收到事半功倍之效。禁令生效数月,未见处理一例违规者,这能令人信服吗?

对补课市场出现的抽薪不止沸的现象,某些地区、某些部门至今麻木不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闭着眼睛说瞎话。折射的正是他们在工作作风、责任心上的缺失。至于这种缺失是否具有其它深层次的认识或利益上的原因,唯有当事者心知肚明。


本文原载于《社会科学报》2018.12.20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lishi/27190.html
(本文来自点子工场整合文章: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daisysquiltshoppe.com ©2017 点子工场

点子工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