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子工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保卫忻口!

2019-07-11来源:湖北品牌网

郝梦龄曾这样说:“先前我们一团人守这个阵地,现在只剩下一连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 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一天就不算完。”

继平型关战役之后,雁门关以南、太原以北的忻口便成为中日两军太原 会战的另一个重要战场。忻口,右托五台山,左倚云中山,地势险要,易守 难攻,是晋北通向太原的北大门。

1937 年 10 月 1 日 , 板垣征四郎接日军统帅部命令,率第 5 师团和察哈尔 派遣兵团进攻太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阎锡山的紧急请求下,当天下令 调卫立煌部的第十四集团军赶赴忻口参加会战。

1937 年 10 月 4 日,日军独立第 15 混成旅绕过崞县(今崞阳镇)进攻 原平 , 守卫此处的是第 34 军 196 旅。旅长姜玉贞率军与敌展开激战,全军覆没,原平宣告失守,日军兵临忻口。卫立煌迅速调整部署,下令郝梦龄指挥第 9 军、第 19 军、第 35 军、第 61 军组成的中央兵团,守卫在忻口山 岭及其左侧川道;刘茂恩指挥第 15 军、第 17 军、第 33 军组成右翼兵团, 进驻并控制五台山;李默庵指挥第 14 军和第 66 师、第 71 师等组成左翼兵 团,进驻并控制云中山。

保卫忻口!

太原会战中的中央增援军

1937 年 10 月 11 日,忻口保卫战正式打响,第 5 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亲自坐镇指挥,他集中起日军全部精锐,在飞机、大炮、坦克等精良武器装 备的掩护下,组成 “立体战争”密集火力网,发了疯一般向忻口阵地发动 猛攻。

首先迎敌的是布防于中央地区的第 9 军。面对来势汹汹的强敌,郝梦龄 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他沉着应战,每日毫无畏惧,在枪林弹雨中穿行。

国军死守不退,而日军亦志在必得,两军由此展开多次激战,近距离互 掷手榴弹,再近距离便是白刃战和肉搏战,整个战场上血肉横飞,杀声震天, 战况之惨烈,在抗战以来也极为罕见,双方均损失惨重,国军阵地前布满了 日寇的尸体。

在日军连续多轮的猛攻下,南怀化主阵地首先被攻破。随后,在忻口西 北、南怀化东北的 204 高地上展开多番争夺。这又是一场异常惨烈的阵地拉 锯战,短短一昼夜,阵地竟相继易手达 13 次。

在夺回被敌人占领的高地时,第 9 军有的一些团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 第 322 团在经过反复激战后,更是只剩下了不足一个连的兵力。就是在这次 惨烈的战斗中,郝梦龄对战士们说了一段日后流传很广的话:“先前我们一团 人守这个阵地,现在只剩下一连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 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一天就不算完。”

保卫忻口!

迫击炮部队进入战场


10 月 15 日夜,卫立煌将增援部队共 7 个旅,全部交给郝梦龄指挥,令他由正面袭击,同时左右两侧配合出击,夹击日军。第二天早晨,国军大部 队按照既定计划,兵分几路向敌军阵地猛扑过去。清晨的静寂,瞬间被如雷 的枪炮声和震天的喊杀声打破。负责反攻指挥任务的郝梦龄和第 54 师师长刘 家麒亲临前线督战,官兵们大受鼓舞,在连克好几个山头后,天也快亮了。 郝梦龄担心天亮后阵地受敌人炮火攻击,到时得手的阵地无法得到巩固,于 是下令乘胜追击,全力消灭残余日军。

郝梦龄亲自率军追击,面对围追不舍的国军,日军一片混乱,只能以机 枪、手榴弹作掩护,边打边往后退。郝梦龄、刘家麒身先士卒,指挥士兵快 速追击。就在距离日军只有 200 米时,郝梦龄被日军的机枪子弹打中,倒下 后仍力呼所部杀敌报国,随后壮烈殉国。

郝梦龄殉国后,士兵在其衣袋里,发现了一封尚未寄出的致友人信:“余 受命北上抗敌,国既付以重任,视我实不薄,故余亦决不惜一死以殉国,以 救民族生存。此次抗战,誓当以沙场为归宿。”

保卫忻口!

郝 梦 龄

郝 梦 龄(1898–1937), 河 北 省 藁 城 县人。毕业于保定军校。抗日战争时,任卫立 煌部中央兵团中将前线总指挥,在忻口会战 中的山西大白水前线壮烈殉国,时年 39 岁。 他是抗战初期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第一位国 军军长,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上将。他的灵 柩后运到武汉,公祭后以国葬仪式安葬于武昌 卓刀泉。1938 年 3 月 12 日,在中国共产党于 延安召开的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郝梦 龄的抗日殉国精神受到高度评价。中华人民 共和国成立后,郝梦龄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忻口一役打得相当惨烈,期间牺牲的国军高级将领除郝梦龄将军外,还有第 54 师中将师长刘家麒、第 34 军 196 旅旅长姜玉贞、第 25 路军少将旅长 郑廷珍、第 85 师少将团长刘眉生等。

原平沦陷后,忻口的守军陷入了极其被动的苦战之中。在此期间,中国 军队坚守的山头,白天被日军进攻的时候,苦于实力不济,只能撤退,再趁 晚上抢回来。有时为了抢夺一个山头,双方你来我往达七八次。漫山遍野都 是尸体和枪械,但双方谁也无暇清理战场。漫天飞舞的炮弹几乎没有停下来 的时候,连地上的沙子似乎都一直都在天空飘散。激烈的战况让双方官兵第 一次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士兵中弹之后,双方军医当场取出炮片,又立马 上阵,重伤也不下火线,直到战死在战场上。中国军队有几次派整师去攻打 一个山头,到最后居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

由于上海方面的战事不断扩大,大大超出了日本的预料,于是华北派遣 军接到大本营命令,迅速完成平汉、津浦线北段作战任务,并占领太原,以 抽调精锐部队驰援上海。 1937 年 10 月 21 日,日军第 20 师团从河北石家庄

沿正太路分两路进攻山西。日军右路强攻河北井陉娘子关,左路进抵娘子关侧后,对中国守军主力完成两面合围。中国军队力战不敌,仓促撤退。日军 沿正太铁路向西继续追击,在击退国军组织的阻击后,先后顺势侵占了晋东 的阳泉和寿阳,与晋北日军完成合围攻太原的态势。而参加忻口会战的中国 守军全部奉命撤退,准备保卫太原。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lishi/409.html
(本文来自点子工场整合文章: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抗日战争 郝梦龄 卫立煌 中国近代史 板垣征四郎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daisysquiltshoppe.com ©2017 点子工场

点子工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