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子工场
当前位置:首页 - 用图 >

剿灭洪秀全后,曾国藩与慈禧博弈!惊天刺马案是惊心动魄关键一击

2019-06-28来源:时尚中原网

同治三年(1864年)7月,湘军攻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曾国藩、曾国荃兄弟的权势达到了巅峰。

但对于无意自立的曾国藩而言,巅峰处除了功名荣耀,更多地还是高处不胜寒,一切只因功高震主下的自保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当时,曾国藩要想保证自己无事,曾氏家族无事,他得解决两个棘手难题。第一个,他必须尽快消除朝廷对自己的猜忌;第二个,他不能给朝廷秋后算账的机会。

对曾国藩而言,消除当下的猜忌似乎并不难,只要快速地将湘军裁撤个七七八八,这一关基本就能过去。真正棘手的是第二点,自己的羽翼被剪除了,强硬叫板的实力没有了,朝廷如果趁机找把柄秋后算账,怎么办?

要知道,历朝历代,强臣自剪羽翼通常都很难换来皇家的仁义厚待,很多时候,他们会不动声色地用庙堂手段一步步地搞死你,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彻底放心。

细细看来,曾国藩将湘军大部裁掉后,慈禧针对他的一步步动作正隐藏着这样的意味。

剿灭洪秀全后,曾国藩与慈禧博弈!惊天刺马案是惊心动魄关键一击

同治五年,慈禧强令曾国藩以钦差大臣的身份,督师剿捻,这其中已有了强人所难的意思。很明显,这事让年富力强又手握淮军的李鸿章来干更合适,但慈禧强令曾国藩去,可谓一举两得,既让曾国藩定策压阵,又能借此松一松曾国藩两江总督的座基。

果然,曾国藩完成定策压阵的关键一步后,慈禧随即换上李鸿章来取胜利的果子。

关键在成功剿捻后。同治七年,慈禧以剿捻功成为契机,来了一招明升暗抑,她拿掉了剿捻有失的官文,让曾国藩北上接任了空出来的直隶总督一职。更藏杀机的是接下来的这一手,她让跟湘淮两系素无渊源的马新贻接了曾国藩的两江总督。

据说,召见马新贻的时候,慈禧秘密授意,此去江南,务必查清洪逆“圣库”财物的虚实去向。

这意味着什么?慈禧并没忘了天京城破后湘军的大肆抢掠,她要拿曾国藩兄弟的致命把柄。

试想一下,如果曾国藩的声威、权势被稀释得差不多了,苦心经营多年的两江地盘也荡然无存了,这时候再冒出个抢吞“圣库”财物的铁证把柄,曾国藩兄弟的下场会如何?

非死即废。

可以这么说,曾国藩阔别京城十七年后奉旨北上,面上是终生荣耀到达了极点,其实却是如履薄冰。

剿灭洪秀全后,曾国藩与慈禧博弈!惊天刺马案是惊心动魄关键一击

曾国藩进京首次面见慈禧,这一幕在历史上很有名。

除了失望,曾国藩更深的感受是紧张、忧虑。关于两江之地的吏治盐政、百姓疾苦、剿捻后的休养生息、洋务实业等等长治久安之事,慈禧是统统不问,她只关心三件事,江南撤勇、湘军将领以及直隶练兵。

很显然,对曾国藩以及曾国藩手下的湘军将领,慈禧在打着这样一副算盘,把江南的湘军全部撤光,能打仗的将领不能分散到江南各地,都带到直隶来,如此一来,既便于严加管束,又能为朝廷编练精兵效劳。

一边蚕食地盘,一边找把柄;一边瓦解,一边桎梏。

慈禧的庙堂手腕可谓是又狠又老道呀!

那曾国藩是什么反应呢?

表面上鞠躬尽瘁,实际上待机博弈。

总之,身段可以软,但袖中的手腕却不能跟着彻底软下去了。

然而,就在曾国藩酝酿用袖中的手腕扳回一局的时候,慈禧借随之爆发的天津教案又不动声色地捅了曾国藩一刀。

天津教案的来龙去脉在此咱们就不细说了,简而言之,慈禧借这事暗做手脚最终让曾国藩落了个里外不是人,列强嫌他承办不力,国人骂他残民媚外。

虽说曾国藩在攻克天京时,湘军有血腥滥杀的污点,但其匡扶社稷的威名还是有的,但挨了天津教案这一刀后,曾国藩几乎陷入了名誉扫地的窘境。

对曾国藩而言,这其实很危险,这等于是无形中被镀了一层污锈,可以这么说,收拾曾经功高盖主的强臣,借机上锈是最重要一步,杀机不露则罢了,一旦露杀机,这一步往往是最致命的。

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很快曾国藩就将沦落为庙堂羔羊。

不宰你是恩德;宰你是历史惯例。

剿灭洪秀全后,曾国藩与慈禧博弈!惊天刺马案是惊心动魄关键一击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宁,也就是太平天国时期的天京突然爆发了一桩奇案——两江总督马新贻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名刺客一刀捅死了。

这就是晚清有名的刺马案。有清以来,总督被刺杀,这是头一遭。

关于刺马案,众说纷纭,至今没有定论,但这不妨碍咱们从权利博弈的角度来看看曾国藩、慈禧在这过程中的反应。

很多事情不需要准确的答案,因为博弈玩的往往是心照不宣。

同治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湘淮系江苏巡抚丁日昌急赴天津,拜见曾国藩。八月二十二日,曾国藩回访丁日昌,就在两人闭门深谈时,两江总督马新贻在离总督府不远的校场遇刺。

八月二十三日,曾国藩午睡,心不能静。在他心不能静的时候,马新贻因伤势过重,死了。

八月三十日,曾国藩接到上谕,慈禧命他重任两江总督,火速前往江宁查办此案。

但接旨后的曾国藩却以自己右眼久已无光,左眼亦目力昏浊,江南庶政殷繁,自己病躯无法承受为由,请辞了慈禧的任命。

见曾国藩耍老朽托辞,几日之后,慈禧的另一道上谕又下来了。这道上谕的口气十分强硬,照现在的话说,只要你曾国藩还没死,就必须回到两江总督任上去。

几年前是调虎离山,现如今是请曾国藩回去,这本身就很意味深长。

说到这可能有人会说了,难道慈禧不能派其他人去吗?

这么问,那是不了解江南当时的局势。刺马案本身并不复杂,一个叫张汶祥的单枪匹马杀了马新贻,完了人没跑,束手就擒了。复杂的是,此案发生后,社会上各种说法层出不穷,有的说张汶祥原是捻匪头目,马新贻曾做过他的俘虏,但后来张汶祥和二弟曹二虎、三弟石锦标一同随马新贻投奔了朝廷。张汶祥之所以杀马新贻,那是因为姓马的背信弃义,渔色负友,先霸占了曹二虎老婆,又设计杀了结拜兄弟曹二虎。

有的说,马新贻这个回民根本就是混进朝廷的奸细,他一直在干通回反叛朝廷的事,张汶祥杀他是为国除害。

还有的说,张汶祥本是在浙江地界做小买卖的,因老婆钱财被人拐跑了,曾当街跪求时任浙江巡抚的马新贻主持公道,但姓马的直接把他的状子扔到了路边,张汶祥杀他是杀庸官,泄私愤。

还有的说张汶祥杀马新贻是受海盗所使,还有的说这是因为马新贻肆意打击湘军遣散将领,不给人活路最终才招致当街被杀——

总之,杀人的是义士,被杀的是朝廷走狗,这样的大调调在社会上愈演愈烈,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可想而知。

猛然之间,江南之地俨然成了火药桶,老百姓对朝廷怨声载道,遣散没遣散的湘军各路人马更是骚动不安。

此种局面,谁能弹压得住?

只有在两江经营多年的曾国藩。

可换一个角度想,造成这种局面,谁最受益,谁是幕后主使的嫌疑最大?

还是曾国藩。

这就是当时最微妙的地方,慈禧越是怀疑曾国藩,越是心知肚明,越得第一时间把两江的地盘还给曾国藩。

因为这个,接下来的这几幕很有意思。

剿灭洪秀全后,曾国藩与慈禧博弈!惊天刺马案是惊心动魄关键一击

为了维系朝廷的体面,慈禧必须搞出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而曾国藩呢,则一定会用磨洋工的方式继续挤兑朝廷。

这其实就是博弈中的下马威。

所以曾国藩在接过第二道上谕后,虽然不再请辞了,但也没有立刻就动身的意思。

没办法,慈禧只好用召见的方式见面催。

这两位庙堂老手的见面太有内涵了。首先,两人都是什么姿态呢?对此事,慈禧是心里很着急,但面上反应很平淡;曾国藩呢,完全是置身事外的平静。

但平淡与平静下,两人的两句对话则是暗流涌动。

慈禧问曾国藩,马新贻这事岂不甚奇?

言下之意,你曾国藩不觉得这里有蹊跷吗?这蹊跷你敢说跟你无关?

曾国藩含糊回答,这事很奇。

言下之意,当然蹊跷,但又能怎样,这蹊跷你说不破的。

听到这话,慈禧停了一下,又说了一句,马新贻办事很好。

言下之意,适可而止吧,他就是替罪羊。

曾国藩紧跟着顺了一句,他办事和平精细。

言下之意,他是不错,但待错地方了,只能如此。

到这里,这场君臣间的博弈就算结束了,很显然,曾国藩赢了。

再朝下就是表面文章了。

隔几天,见曾国藩还没走,慈禧又一次召见了曾国藩。这一次,关于刺马案,慈禧一个字没说,只问曾国藩几时动身?

这一回,曾国藩回答慈禧,即日启程。

磨磨蹭蹭地回到自己的地盘,刺马案最终在曾国藩手里是怎么了结的呢?

不管是慈禧派来的刑部尚书郑敦谨,还是就在江宁的几员大吏,统统知趣地回避了,曾国藩最终结案,张汶祥乃漏网长毛,与马新贻既有前仇,又有新怨,复受海盗龙启云收买,遂以死行刺。

张汶祥拟凌迟处死,摘心致祭。

用死士完成这一番朝堂博弈后,两江之地他人再不敢染指,到这,曾国藩才真正走完了自保全程。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yongtu/144.html
(本文来自点子工场整合文章:http://www.daisysquiltshoppe.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清朝 曾国藩 慈禧 中国近代史 中国历史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daisysquiltshoppe.com ©2017 点子工场

点子工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